当前位置:九州滚球app下载 > 人文博文 >

于艳茹案终审:北大败诉给高校带来什么启示—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俞雁茹案最后审判:北大失去对高校的启示 - 新闻 - 科学网

  最近,余炎如起诉了母校北京大学一案,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法院认定北京大学决定撤销对阎茹医生法理学课程的决定违反了法律,也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取消了北大取消学位的决定。与此同时,他拒绝了Yasuhru要求恢复他的博士学位证书的法律效力的诉讼声称,认为这种说法不在本案的范围之内。

  2014年8月,“国际新闻报”发表公告说,严汝的散文严重剽窃,围绕学术剽窃,北京大学取消学位,严汝起诉北大,北大,一审被告北大大学呼吁,北大的最后失败,余延汝案子的关注甚至超越了学术界。如果整个事件集中在事件的前半部分,我们谴责学术不端行为,后半部分讨论了北大一审背叛的案件所强调的程序正义。尽管捍卫北大的学术尊严值得赞扬,但这起案件表明,维护程序正义比惩治剽窃更为重要。北大的失败也表明,高校的法治迫切需要加强。

  涉及大学的案件数量较多,新型案件较多

  当前,随着依法治国的稳步推进,高校作为社会的精神高峰,被视为依法治国的典范。因此,大学一旦起诉,案件将受到媒体和社会高度关注,社会影响巨大。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高校涉案案件越来越多。以北京市海淀区为例,由于拥有丰富的教育资源和该地区众多的高校,随着新“行政程序法”和注册制度的实施,高校诉讼案件成为新的增长点。截至2017年1月16日,海淀法院共接待高校自杀人员30余人。被控高校包括北大,清华,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邮电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海淀区现有各类高校共54个,涉及多个高校,比例高达21.5%。

  另外,涉及高校的案件类型也很多,新型案件也比较频繁。根据海淀法院的统计,上述类型案件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类:一类是信息披露案件;另一种是涉及学生身份不合格的处分案件,案件包括拒绝退学,搬迁到北京,拒绝停止学生医疗保险,确认违法建立等;三是涉及招生录取的案件,其中包括被撤销录取资格,拒不取消博士学位,研究生复审上诉,此外还有不满意的学院给予警告和行政处罚2例。

  高校管理法治化亟待加强

  高校涉案个案数量继续增加,说明目前我国高校对新“行政诉讼法”和案件登记制度实施的准备不充分,迫切需要加强。另一方面,政府信息公开和招生标准化,程序化和法治化亟待加强。如目前海淀区审判高校25起案件,高校已经失去6起案件。其中有四起失信案件是公开信息案件,由于信息不完整而全部败诉。另外两起涉及入学的不成功案件,都是由于程序违反法院裁决而失去的。

  以阎汝案为例,法院审查原因,适当的程序是关键词。原审法院认为,北大决定撤销博士学位的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虽然没有明确的撤销规定这并不意味着法律对所有程序都采取了认可的态度,相反,撤销博士学位则涉及到亲属的重大利益,否定了取得博士学位者的学业成绩,对亲属的合法权益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北大在作出决定时应遵循正当程序的原则,在弄清事实的基础上,充分听取有关言论和辩护,严维权。根据法院认定的事实,北京大学没有充分听取阎,的言论和辩护,违反了正当程序的原则。

  正当程序是法律的基本原则。随着法治精神日益渗透到行政权的结构中,正当程序成为依法行政的重要原则和表现形式。其内容还包括:法律是否规定行使行政权力,是否需要遵循公平,透明和有效的必要程序。在高度复杂的社会生活,行政权力不断扩大,立法资源相对缺乏,行政权限制不足的情况下,正当程序原则超越了具体的法律规定,并规定了否定行政权利的法律显然违背了法律的精神基础。

  事实上,早在1999年,田勇诉北京科技大学也遭到了海淀法院的审判,拒绝颁发文凭或学位证。这成为建立正当程序原则的一个里程碑事件。此后,一系列学位行政行政诉讼案件依法清理了学术自治和行政范围:法律尊重和支持学术机构从学术道德和学术价值的角度作出独立判断,但是,行使权力和他人的权益当你需要经受法律的考验。

  从1999年到2016年,在长达17年的时间里,法院的学术自治和依法行政对高校影响不大,说明依法治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程序是法治和肆意统治的分水岭。在我国,在“重实体”和“轻程序”的传统观念的影响下,政府的行政活动和高校的教育教学管理活动,一般按照程序行事的意识一般漠不关心,正当程序观念相当落后。科技大学等一系列案例在高校内部管理中可以看作是不正当的或程序上的缺陷。高校自治并不意味着不能遵循正当程序的原则,也不能体现合理性,程序问题一直是大学管理合法性司法审查的焦点。高校要把正当程序原则贯穿于办学管理和服务的各个领域,重视民主,听证,通知,服务和内部救济等程序制度,实现法治化。高校的内部管理和服务。浙江大学信访办副主任黄云平说。

  大学的诉讼案件需要谨慎对待

  高校的自治属性与一般行政有很大的不同。司法审查如何平衡高校自治权,维护学生的合法权益,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像茹茹这样的情况,媒体进行了广泛的报道,社会对此非常关注。而高等院校的行政案件多为新型案件,使庭审中的审慎态度显得尤为重要。

  据悉,接受更多高等教育案件的海淀法院已经形成了三项实际工作措施。首先,由经验丰富的法官组成专门的法官和工作小组,以确保这些案件审慎审查标准,既要保护学生的合法权益,又要尊重办学自主权,如在严茹案件中,法院只是对撤回决定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对于涉及程度管理的学术判决,包括是否存在抄袭,抄袭应该导致撤销程度等的后果,都维持了必要的克制和维护学术自治。二是建立健全业务机制,明确检察机关依法处理此类案件和诉讼范围,分流案件做好,截至目前已结案的高校诉讼案件25起,裁决驳回16起,占比高达64%拒绝判决的理由是被告人的行为主要集中在学校内部管理,不影响原告的权利和义务,也不属于案件的范围;第三,全面推行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进一步探索扩大审判职能的长效机制,通过司法建议等形式加强高校管理的规范化和法制化。

  有关专家表示,对于高校来说,谨慎的态度也是非常重要的,但谨慎的态度不仅在谨慎的应对上,而且要全面推进大学法治,转变发展观和执政理念,建设政府,高校改善高校内部治理结构,调整高校和师生的权利和义务,以法治为根本解决学校内部的矛盾和冲突。要建立和完善教师诉求或调解机制和学生申诉机制,调解,申诉,仲裁等纠纷解决机制,依法妥善,妥善处理人事配置,学术评价,人员待遇,学籍管理以及其他因纠纷引发的行为进入不同的解决途径,处理教师,学生的投诉或纠纷,应建立并积极运用听证手段,确保处理程序的公开和公正,提高纠纷解决的效率和有效性。

  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在终审判决生效后公开宣布,我们尊重法院裁决,并按照有关规定办理。

  (本报记者王庆环)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