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滚球app下载 > 自然科学 >

纸质书与电子书:取代还是并存?—新闻—科学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纸质书籍和电子书籍:要取代还是共存? - 新闻 - 科学网络

  纸书会死吗?它会被电子书所取代吗?自从数字技术的发展以来,这一直是人们讨论的话题。

  有很多数据和研究表明,随着技术的提高,电子书销售越来越乐观。麻省理工学院教授Nicotopangti在2010年预测,这本书将在五年内消失。

  显然,现实似乎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朝相反的方向前进。皮尤研究所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过去的12个月里,在美国阅读纸质书的人比阅读书的人更有可能超过书的两倍;而英国调查机构尼尔森(Nielsen)的最新数据显示,电子书销售已经连续两年下滑,纸质书的销售也在不断上升。年轻一代的阅读习惯一直是这股潮流的主要推动力。

  今年是第21个世界读书日。 “中国科技报”记者采访了国家新闻出版研究所所长徐圣国,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戴连斌等几位年轻读者选择的论文或电子书。 。

  意外的是,原因

  根据英美机构的调查数据,徐生国表示,虽然纸质书籍的销售量出乎意料地上涨,但实际上是合理的。

  人们都认为,在数字化的浪潮下,纸质书籍的阅读已经完成。徐胜国进一步解释说,但经过多年的经验,发现纸质阅读,数字阅读有其自身的优势,因此数字阅读不能完全取代传统阅读纸质书籍。

  在数字阅读和新媒体阅读的过程中,人们发现知识,信息和认知的获取是分散和浅薄的,而阅读是一种深刻的,有组织的和系统的深层阅读,人们仍然可以获得阅读的必要性,所以慢慢回到纸书的阅读。

  另一方面,新闻阅读和文章阅读相对分散,数字阅读对报刊的替代效应十分显着。

  国内统计也反映这一点。中国新闻出版协会4月18日发布了第十四次全国读书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我国成人数字阅读接触率连续8年上升,但同时51.6%的成年人喜欢阅读印刷书籍。

  随着数字阅读的增加和印刷书籍阅读的稳定增长,报刊杂志没有大规模的下滑,符合国际阅读的趋势。许生国说。

  年轻人成为主要动力

  90后少女小马正在读“史记”“赵明文选”时,她选择看纸书,这是因为很多古书都看不懂一些说法,如果电子书是查阅资料不便于记笔记。还有一些学校笔记的校对,传统纸质书籍的垂直版本,小马说,看更多的感觉。

  小马买纸书还包括一些需要反复检查的专业书籍,儿童的图画书,然后就有“秘密花园”一样的图画书,除了这些种类的小马有时候逛书店,还有花式,或朋友推荐和打折的时候,她也表示通过观察纸质书的销售感觉会反弹。

  随着英美纸业的销售增长,该机构认为年轻一代的阅读习惯是此趋势的主要推动因素,其中,原因与小马相似,主要包括成人图书的普及画着色书,优秀小说和网络红色小说的高质量,儿童图书保持稳定。

  对此,许圣国也表示同意。在数字环境下,纸质书阅读体验吸收了新的元素,不断的进化,迭代,转化和提升,符合人们的新阅读体验,交互式地阅读着色书,将VR,AR,MR嵌入到纸上书籍,通过扫码等方式将音频内容嵌入到纸质书籍中,都使纸质书籍焕发出活力,增强人们的阅读体验。

  由于绘本主要针对儿童,国内纸质儿童图书已连续多年增长10%以上,说明人们越来越重视儿童的阅读。这是培养孩子阅读兴趣,阅读习惯,阅读能力的动力的一种非常有力的方法。许生国认为。

  对于阅读体验,有书店是不容忽视的。根据英国的数据,2016年店内销售额增长了7%。

  中国也是如此。近年来,亚马逊,当当网,阿里巴巴等都纷纷转向拓展线下,开放实体书店,读书空间。但中国的各种形体空间,如书店,书店,书院,书店,书展等等,

  实体书店除了购买书籍或阅读体验外,还具有多种功能。虽然互联网电子商务提供商的优势凸显,但也表现出自身经验不足,主要是经验不足。电子商务只是一个事物的场所,而不是人文的空间体验,这正是离线书店的优势所在。徐胜国说,如广场,城市用品,书店等书店,都是一家体验店,而不是传统的书店。

  据徐胜国介绍,实体书店的发展变化,是为了适应书店的自我更新,转型升级的需要。借助实体阅读空间,将网络与在线OTO相结合,将成为未来趋势,也就是说,体验式阅读空间将成为主流方向和趋势。从未来的趋势来看,体验经济也将成为消费的主要模式。

  利用两者

  有网友在网上列出电子书和纸质书的优劣不难发现,每一个人都很容易感受到阅读。

  陈先生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他告诉记者,直到2016年7月之前,他正在阅读纸质书籍,平均每年50以上。但由于去年下半年出差频繁,出现了较多的捆绑问题,用Kindle阅读纯粹是为了方便。

  他现在发现电子书有很多的便利。除了便于携带,存放也方便,纸质书籍占据的空间太多。不过,陈能杰表示,他更喜欢看纸质书,最近在家读南淮晋的“庄子”系列。

  尽管Kindle的感觉已经更接近纸质书籍的状态,但陈能洁认为电子书不能写出一幅画,其他艺术品或精品印刷品更好。

  余敏红在他的论文“纸或电子纸”中也提到过类似的经历,我只喜欢看纸质书。我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开始使用Kindle。现在我用纸质书和电子书交替阅读和互补。由于我在路上有更多的时间,方便的纸质书籍收费,阅读纸质书籍的时间更多。

  记者与韦恩州立大学韦恩州立大学博士谈到他的阅读体验,同样是90后,对于他来说,纸质书和电子书都没有多少偏见,关键是方便。

  由于美国图书数量不多,中国图书数量多,学校图书馆中文图书数量少,分类时效不及时,所阅读的书籍数量庞大,网络小说,科学,汽车,书法,音乐,哲学,宗教等等。电子书更容易访问和存档,所以习艳坤一般选择电子书。他认为,电子书阅读器的发展阅读体验越来越好,可以放大,调整色彩,也可以嵌入多媒体。

  由于选修老师的要求,习严坤在美国买了美术书,价格昂贵。所以他的同学会买二手书,借书,通过各种渠道打印电子书。

  小马还谈到价格问题,她的一个同学正在读“二十四史”的电子版本,因为纸质书太贵了。

  知道最后一位媒体后人提到另外一个问题,电子书阅读偶尔会被分割成不到15分钟的片段,导致阅读体验下降。在他看来,纸书的应用是一个休闲的下午,一杯绿茶,静静地读一本书,写一些散文。这或者说,纸质书有阅读的感觉。

  于敏红还表示,只有纸质书反映了这本书的精髓。不过,作为一个读者,我认为纸和电子纸都不能少,我尽我所能利用这两者。这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每个人都感到同情的重要问题

  纸质书或电子书阅读?这是一个经常讨论的话题。那么,这个话题继续讨论有意义吗?人们是否更愿意看到纸质书籍的回归?尽管大多数人认为现在电子书不能完全取代纸质书,但随着数字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电子书。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或者,是要取代还是共存?

  在这些问题上,许生国分析说,重点是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各有优势。双方在各方面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满足人们不同的阅读需求,人们不会放弃数字阅读,不断增加,同时纸质书籍的阅读也不会被取代短期内将会相对稳定,阅读量大幅度增加的可能性不大。

  电子书是数字阅读的一部分。在可见的时期,纸质书籍和电子书籍并行共存。许圣国说,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这是最好的条件。在数字时代,数字阅读的发展是历史上不可阻挡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但是,传统纸质书籍继续稳步发展是必要和必然的。这既是保持知识结构,系统化,深化不可或缺的一步。否则,社会就会陷入浮躁和自信的境地。

  与纸质书和电子书相比,他认为这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因为背后是每个人都感到的重要问题。因此,讨论两者的现状,前景,问题和优势,可以使人们重新认识两者的优缺点。最后,我们可以思考如何改进纸书阅读体验的产品形式,充分发挥纸书的优势,同时进行自我革命。同样,通过质疑,促使更多的人探索电子书的未来,前景和方向。

  实际上,西方学者的许多研究试图梳理读者,文本和作者在阅读行为中的复杂和不断变化的关系。戴连斌表示,技术和媒体革命的进步实际上已经改变了读者,文本和作者之间的关系,或者说读写,文字和写作之间的关系在不同程度上是如同当代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革命一样。这些关系应该是关注中心的历史。

  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双方关系的讨论问题,它与出版业的生死息息相关。换句话说,他们说的是与产业,经济和文化的现在,未来和未来有关。许生国终于说。

  技术进步意味着只有机会和可能性

  ■记者温新红

  阅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为。学者戴连彬刚刚出版了“读书史”一书,其中提到读书史不仅要讨论书,文,人,具体环境问题,而且科学史也是密切相关的。写作技术,印刷技术和当今的数字技术将会影响人们的阅读行为和知识生产。

  但是,数字阅读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人类社会的进化,文化生产和认知是公众关心的问题,也是当前一个巨大而无法回答的问题。记者戴连斌从书史和阅读史的角度分析了电子书的影响。

  “中国科学报:你认为电子书是纯技术进步的结果吗?

  戴连彬:据史学家说,任何历史进步都不是纯技术进步的结果,电子书也是如此。

  当然,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对电子书的制作和使用有很大的贡献,但从历史上来说,技术进步只是意味着机遇和可能性。

  在书的历史上,印刷的发明,使用和推广无疑是革命性的。但是,进行技术革命并不意味着阅读行为的革命。在欧洲,古腾堡的摇篮书读者其实是遵循成书年代的阅读习惯,因为两者都有相同的表达形式,中国历史上也有类似的谱系。

  电子书代表了印刷后的新技术革命,其中人物,语言特征,物理媒介,技术功能和指标影响着读者的眼睛,大脑以及他们的诠释行为,受到专家们的深入研究。历史经验的光芒,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对阅读本身的影响至少是一个准革命性的东西。

  “中国科学报:你的意思是书本的物理形态的变化,而不是相互替代?

  戴连斌:数字技术为书籍提供了一种新的材料形式。在书的历史上,物质形式的变化当然会改变阅读习惯和方式。

  从书册制成小册子,从纸莎草纸,布料,皮革等载体材料到纸张,文字排列从无空间到句子和标点符号上加空白字;字体字体的变化,笔记的诞生,页面设计和整体布局的简单和昂贵;物理形态的这些方面,都有表达的功能,文本的意义就会改变。

  在印刷书籍的生产中,影响文本含义的许多因素仍然存在于电子版本的生产中,尽管方式不同。在阅读电子书时,读者通过拖动滚动条或使用鼠标来复制阅读书籍的体验,或多或少地保留了阅读体验中的印刷文化。

  这种阅读体验的延续表现在媒体进化史作为各种媒体的共存与互补。

  从口头到文字的传递,从纸质媒体到波形媒体,我们看不到一种完全取代另一种传播方式的方式,但是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有很多。可以预见,电子书和其他数字媒体将与包括纸质书籍在内的传统媒体共存,为人们获取和处理信息提供了新的手段。

  中国科学通报:但仍然很难确定数字阅读对人们的影响。

  戴连斌:变化正在发生。学者有不同的解释。把文化生产的民主化或者退化为一个阅读分散的生产系统和纪念印度文化的社会秩序还为时过早。

  在欧美的历史上,数字人文的研究现在非常流行。由于学者们享受到数字技术带来的巨大便利和强大的搜索分析能力,传统的非数字文本仍然是数字化研究的基础。在0到1之间,人脑有更多的思想,自由和创造力,填补了0和1之间的差距。这个距离是我们可以研究电子书如何影响人类社会,文化生产和认知的演变的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

  中国科学通报:我们可以从作者,读者和文本的角度谈论电子书吗?

  戴连斌:文本观点,笔者希望读者同意;社会系统也希望读者通过阅读来接受和遵守社会和文化规则。这是传统的阅读书籍的限制。

  事实上,并非所有的读者都服从这种模式,阅读后是一种主动的,甚至是创造性的行为。

  数字技术和互联网无疑可以帮助读者克服这些局限性,从一开始读者就可以参与文字的书写和传播,甚至电子书制作。与此同时,电子书的流通和使用也改变了人们在读者群体中的互动方式。这些经验是纸质书籍所无法企及的,但是这些经验的历史经验一直存在。

  “中国科学报”:那么,电子书带来的变化将是质的变化吗?

  戴连彬:从理论上讲,电子版文本与纸质文本有着不同的物理形式,读者阅读的意义稍有不同,尽管需要扎实的实证研究,但在阅读体验方面,电子书中的互动功能比纸质书更强大更强大,因为0和1的智能有助于读者理解和理解电子文本,这是纸和墨不能做到的,因此,从读者和文本,电子书确实带来质的变化。

  然而,阅读行为也是一种社会行为。社会规则和秩序对这个认知过程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如果我们假定人类已经通过电子书来建立新的社会秩序和秩序,这些电子书足以重塑人类社会,文化生产和认知演化,电子书是迄今为止尚未见到的文化和社会革命。 。

  因此,对于数字技术在阅读行为中所带来的变化,没有必要过分值得赞扬或有意否定。现在需要做的是冷静下来,看看它给一些人和一些地区带来的变化。

  “中国科技报”(2017-04-28第一版新闻)

关键词: 自然科学